大可想要变得可爱

沉迷妄想(误),日渐消瘦。
男神一览:轰焦冻,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切岛锐儿郎,上鸣电气,常暗踏阴,尾白猿夫,相泽消太,濑吕范太,狛枝凪斗,王马小吉,日向创,最原终一,安室透,风(仍待添加)
女神一览:丽日御茶子,蛙吹梅雨,渡我被身子,八百万百,芦户三奈,七海千秋(仍待添加)
圈名:花梨,纯夏,可可,大可(任选其一)
沉迷小英雄,小英雄使我快乐!
以后的日子就请多多指教了!٩(๑❛ᴗ❛๑)۶

郗谛:


#大概是扩展设定性扩写
#已授权,原作及作者见图
#因德星①

旅游一直都是一个美妙的消遣方式。
我的友人告诉我,有一颗星星叫做因德,在这个星星上没有阴天。

我动身前往因德星,那个从外观死寂的星球。

我是在因德星的早晨到达的,从飞行器上俯视,碎片状的大陆漂浮于厚厚的雾霾之上,汇聚成一块看似完整的片状结构陆地。

的确、这是在地球上决计无法看到也决计不敢想象的场景。多么磅礴、多么可叹,漂浮在云层上的世界。

降落的时候我把着陆点设在面积最大的一块碎片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我是穿着轻便式隔离服离开飞行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任何我认为会发生的事情。地面很结实,很稳固,并没有所谓悬浮感。地面出人意料的平整、光滑,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沙粒,也没有我想象中的碎石。缓步行走着,我四下张望,企图寻找着一些什么的踪迹。

我的友人告诉我,因德星上有居民。只不过、我并没有发现什么痕迹来证明,这附近有生物。我相信我的友人,他不会欺骗我,也没有必要。

大概是在行走了四五百米后我感到了厌倦,索性盘腿坐在原地,仰望着悬挂在头顶的太阳,不过没看几秒我就留着泪低下了头——对人类而言,没有遮挡的阳光过于刺眼了——奇怪的是地面上反射着的阳光并不刺眼,我反而觉得暖洋洋的。

我把飞行器设置了跟随模式,距离超过1km就会自动缩短距离,缩短大约500m吧,现在飞行器还停留在原地。

过于漫长、过于无聊的等待使我感到厌倦,我回到飞行器附近,迷茫的徘徊了一会后却又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我的本意是等到傍晚,见证完因德星的地面穿过雾霾层,落回星球表面再离开的。现在想来是我的失策,一心想着早点到达,忘了带点什么消遣的玩物。

不过旅行的魅力也在于此,我想。总是要出人意料才好,都在计划之中就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回地球联机玩游戏。

无聊到了极点,只好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飞行器的外舱门,回忆着以前去云南时,那儿的姑娘教我的民谣旋律,自顾自的哼唱、自顾自的敲打节拍,还顺便想着接下来做点什么——从早上敲到晚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来熬过这段漫长的艰难的时间。

做什么好呢?嗳呀嗳呀,飞行器里也没有娱乐设备,也不能联网。旅行太过于出人意料也、也不好,惨痛的教训呐。

最终哼歌哼的想尖叫、打节拍打到手抖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飞行器上面配备了一套最普通的矿物采集工具,因为是最普通的,即便是用坏了也不心疼。采集的过程肯定不会短暂,之后回到飞行器小憩一会儿,醒来的时候也就差不多到那个时候了。

啊、计划通。

采集的过程果真十分的不短暂。本来是想着就在脚下扣一点石块就好的,结果镐子都出现缺口了地面只是有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的小凹洞。飞溅出来的碎石,我根本看不到。

果然联机游戏玩多了会伤眼,我就应该出发前去做个小手术把我的视力调整回来的——!

这次的旅行太过于出乎意料,太惊喜了。

筋疲力尽的瘫在飞行器边上,稿子被我泄愤的扔到了一边。算了,勉强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就在这里休息一会,等休息完毕的时候,想必也到了落日之时,也就能见证那个时刻了。

不过最终也没有休息成,因为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响。抱着疑惑和警惕的心情从地上爬起来,眯着眼睛努力看向声源处。

————、——!

被恐惧和兴奋两种情绪冲击着,发出了断断续续的音节,就像窒息前的叹息一样微弱。究竟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兴奋、无从得知。我像一只鹌鹑一样的哆嗦着,那样子肯定狼狈极了。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一件事:不要以人类的眼光去衡量人类以外的事情,不要以地球以外的标准去衡量地球以外的地方。

是了,陆地离开雾霾之后并不代表没有可呼吸气体、并不代表一切生物都和人类相同。离开雾霾层、还有气体存在。是了,并不是所有星球上的原居民都要以人类的标准衡量。

所以这完全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我、终于看见了因德星上的居民。

Rofix:

今天《星球日记》粉丝破万了,很开心。顺便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

在这个星球上,一个科学家慌忙地跑进皇宫,称他找到了前往天堂的方法:“年轻的王子,近些年来灾难频频,我们可能根本没有受到先贤的庇佑。也许他们从未进入天堂。”

“何以见得?”王子起身走到科学家身旁,看到他走向了旁边燃烧的烛灯。向烛火使劲地哈了一口气。只见烛火只是颤抖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的摇曳。

“您看,我已经用我全部的肺活量来吹灭它了,但是却熄灭不了它。”科学家回头对王子说。

“是的,但你离那个烛灯有一米远,你再离近点就行了。”

科学家笑了笑,回答道,“是的,陛下,我的确可以往前走,但是您可没办法缩短你和天堂的距离啊。”

“你是说人死后的灵魂就像是肺里的这团气,在抵达天堂之前就已经消散了吗。”王子苦笑道,“那岂不是要建议我修建一个上万米高的坟墓?我们可没这个实力……”话还没说完,只见科学家在原地猛的一吹,烛光瞬间就熄灭了。

“或者你只需要速度。”科学家回头对王子说,“我之前是哈气,管路很宽,气流的速度很低。而我之后把嘴嘟起吹气,管路收敛,气流速度高。这就是我想说的,你的灵魂需要快速的上升,才能在消散前抵达天堂。而我们只需要建设一个加速管道。这个加速管道只要140米,初始较宽,逐渐收敛——就像我嘟嘴的形状。在你离世时,全朝上下都将同时举行升天仪式。您的灵魂将从身体释放出来,随着管道的收窄不断的加速,直到您的灵魂抵达最高速度,通往天堂。”

王子低头不语,在宫殿里反复踱步,在一个时辰后最终开口,“也许有这样一个机会,我真的可以成为第一个升入天堂的君主。那就开工吧,这个灵魂加速器。”

这就是今天的故事。它很类似《星球日记》的其他故事——从正常人视角来看,它很荒诞。为什么科学家会相信祈祷和升天?为什么王子相信灵魂会被加速?难道说灵魂还有体积和压强?为什么一个君主在灾难频发的时间建造无用的加速器?如果你是个理科生,你还会问是天堂会对灵魂有引力F,还是说升天仪式会给灵魂一个初始的速度V0?

而《星球日记》就是在不可知论的哲学下进行创作的,一个个完全独立且自行进化的星球,因为不同的初始设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了完全不同的文明,文化以及哲学。一个星球觉得理所应当的规则,可能就是另一个星球最荒谬的猜想。

就是这样,我们有了不断奔跑的生荓人,一同心跳的哈不里,在地下漫步的腑兽,和疯狂的落托托飞跃

欢迎来到热闹的宇宙。

当其他地外文明看着我们140米高,内部中空,从底座慢慢收敛到顶部,被称作“金字塔”的巨大陵墓时,也会说,

“地球啊,真是荒唐。”


再次感谢大家的陪伴。让我们向着深空,继续远行。

Rofix:

这一次的虫洞驿站,我来聊聊我的故事。我本科毕业于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Design, Media Arts专业。在成为设计师之前,因从小到大对科幻的热爱,我在大一选择了天体物理专业。在学习中,我逐渐对当代科学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

我们可能不再是那个目标是星辰大海的物种了。

在工程院的飞船设计课上,已经白发的教授叹着气说,我们早就具备了前往火星并返回的能力,只是缺钱。联邦拨款也每年在减少,真希望能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人类登上火星。

从NASA的喷气实验室JPL邀请来的一个略微发福的亚裔工程师跟我们描述他们一家三口人按照火星时间生活的故事,他把时钟调慢,按照火星上的时间进行起床,睡觉,以及用餐。整个家庭把窗户遮住来防止阳光给大脑带来的干扰。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在美国航天中心,有很多宇航员也在进行着同样的训练和生活。很多是适应当时的好奇号火星探测车发射项目,也有很多人已经准备好未来的火星之旅。

但是好像要等很久了。大众不关心,联邦也不关心,商业大亨也不关心。没有资金,这一切都是空谈。但我能看到教授和工程师都一直充满希望。他们告诉我们,“你瞧,Juno不也也快抵达木星了吗。我们一直在路上。”(Juno探测器在2016年8月已经成功飞临木星

毕业后,我看到了情况在变好,SpaceX的出现以及新的发射计划,都让人类成为太空文明更近一步。我也希望自己能让更多人重新获得对太空的热爱和好奇。关于我之后的故事,会和大家慢慢分享。

在梦成为现实之前,我们曾称之为科幻。

晚安,做个好梦。

Rofix:

今天在布朗大学的《当代物理与爵士乐》课上,教授提出了一个比较新奇的理论:在总结了数百种宗教和神话之后,逐渐出现了一个模型,这个模型包含了所有神话的根基。今天的虫洞驿站我和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模型。

首先,文明诞生后一定会产生神话。原因如下:

1. 早期文明会经历自然的馈赠(阳光,食物)和惩罚(台风,灾害),他们逐渐意识到自己无法改变和掌控这些馈赠和惩罚的出现。

2. 于是文明会试图讨好自然,他们会崇拜自然。比如丛林里的文明就会祈祷:”狮神啊,请不要在吃掉我的牲畜。“

3. 这个阶段会演化出两种神,一种是拟人化的神明来掌控着自然变化。一种是自然本身就会被看作神。无论哪一种,那个文明都需要通过一定的仪式来取悦神,以保证自己族群的生存。

4. 接下来,文明会思考更多的东西,会引发关于存在本身,生与死的哲学思考,这个时候神话就诞生了。

5. 他们会发现,人类对世界的看法被二元论束缚,有光就有暗,有生就有死。他们需要一个超越二元论的存在,也就是神。神的概念超越一切人类的理念,所以没有生和死的概念。

创造什么样的神话呢?模型如下:

宇宙有开端吗?

如果答案没有,那么就是非创世神话,有两种:1.宇宙一直存在。2.宇宙周期性的毁灭与重生,但没有开端和结束(印度教)

如果答案是有,那么就是创世神话,有三种:1.一直存在的上帝/神明创造了宇宙。2.没有神,宇宙从无到有(一种尼日利亚的神话是说宇宙本是无,但分裂成了阳和阴,我们生活在阳面。)3.有两个对立面,从混乱中形成秩序(上帝和撒旦)

所有神话都可以被归类到上面五种创世模型里,没有例外。

还是挺有趣的。


Rofix:

今天我们聊聊创作历程。

创作《星球日记》系列的最大挑战,不是想出一个独特的星球并讲一个有趣的故事,而是每天这么做。我曾经把灵感比作水,只有你放松流淌,它才是河流。但生活不似河水,多数时候生活就像是一个水塘,安静朴实,每天都好似昨日。

我这些日子在回头整理之前发布的星球的时候,发现我竟然能清晰的记得每天画星球时的场景。我本以为《星球日记》的标题只是对于每天创作的一种描述,但没想到竟然真的像日记一样让我能回到那些日子里。有时是和朋友吃饭等餐,有时候是在旅行途中,有时候是在通宵看比赛后,但竟然都如约发表了。

也谢谢各位读者,因为最开始,我只是觉得将星球布满整个LOFTER主页会显得很好看,所以在设计配色的时候也考虑了所有星球放在一面上看的效果。布满之后,我又想屏幕向下滑动的时候也都是星球,那会多好看。到后来,我在电脑端看也是一整面星球了,这已经让我足够满意。而你们的加入,让《星球日记》真正的成为了一个旅行。我们跟随主人公,一起前往宇宙深处,发现新的惊喜。

在此过程中,我也对生活更加敏感,有些科幻的设定其实来自于生活中的意外发现。比如布莱诺的闪电化石,其实是我在香港大学的展柜里看到的闪电熔岩。(照片可以见我的微博)原来现实比幻想还有趣。

今天就这样随便聊聊,最近LOFTER在推荐我,大家也可以友情转发他们的微博。就酱。

祝大家每天生活充满惊喜:)


Rofix:

谢谢大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粉丝数又增长了10k。也有出版社来找我,也许以后真的能只靠自己的作品养活自己。

其实创作很安静,是一种启发和灵感的自然流淌。有时候星球的点子像影片一样身临其境,有些时候是一种诗歌般的细腻触动,有时是动画一样的绚丽张狂。都很不一样,甚至很多时候,我是在边画星球的时候边构思出的故事,有些时候我抛弃了本来构想好的设定,往更有趣的方向落笔。

但无论如何,这些故事都环绕在人文,地理和科学设定周围,每一天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有些星球自己带有现实的隐射,比如普温的设定就来自于普罗维登斯这里的Waterfire表演,我畅想着如果这条漂满火焰的河可以无限延伸会如何。乌冀卅的英文Vegsa明显的隐射着拉斯维加斯枪击案,是当天我对这个所有人可以毁灭所有人的世界的疑问。

当你开始深入描写空旷的宇宙的时候,你会渐渐地以宇宙尺度来思考。无论是人的渺小还是生命的脆弱,都会让空气慢慢冷下来。这个世界的结局可能是令人抑郁的,但今天,午后的阳光正好。

今天恰好是父亲的生日,他很喜欢我的星球,清闲时也帮我打理了微信公众号@PlanetDesigner“星球设计师”。大家可以去看看。  

谢谢大家,让我们继续航行。

C_PIG:

#关于丽日桑推荐的某个修图软件

作为一个宅男,出久第一次对卡酱使用了修图软件上的功能!

画面偷懒,情节蛇精病,
大家看着开心就好XD

嵌雨:

我们的群宣√

占tag抱歉【鞠躬】

来自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tag的太太们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啦,这是个有趣的乙女群,不要只看外表,我们还是有正经的时候的√

但请理性发言,萌新们要看好公告噢√【如果有萌新】

【大可的国庆节活动】【我也是一个废大可惹】

【二十四小时力纪】
我一直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依旧选择了逃避,逃避现实,把自己的生活变得“虚假”,“虚假”却如此的幸福,幸福的让人想要流下眼泪。
“爸爸”【谁?】“妈妈”【谁?】
把自己的意识和“幻影”关进了“象牙塔”中。
【十二小时的真实】【十二小时的幻想】
我是有罪的,“诞生”的那一刻便是地狱……
维护的“日常”,迟早会承担不住。
“醒来”【真的要吗?】
————————————————————————————
8:00
吃掉早饭,“爸爸妈妈又走的那么早吗?还好学会了一些料理呢?”轻笑一声,穿上小靴子“我出门了!”
走出家门,来到另一个世界。
【日常与“日常”】
8:30
“早啊!切岛”
“哟!吉川!”
“今天第一节什么课?”
“国语啦!说起来吉川你高中报了哪里?果然也是英雄系吗?”
“恩!当然啊!毕竟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呢!我报考了雄英了,可是不知道能不能考的上呢!”
“要有些自信啊!吉川你一定可以的!”
“切岛不是也报了那里?你那么厉害一定可以的!”
“可这个个性一点都不帅气”_(:з」∠)_
“但是要是成为英雄的话,你不就是超级帅气的吗?”
“谢谢啦吉川!说真的英雄真的是超级有男儿气概啊!就像all might!”
“恩!是啊!切岛你要加油啊!我期待你成为英雄那一天啊!”
“谢,谢谢啊”
啊脸红了,真可爱。
我的三年同桌,切岛锐儿郎,熟悉了之后我变得有些喜欢调戏他。还有的是有些晚到的三奈,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认识他们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我一直都这么觉得。
“那,入学考那天要一起走吗?还有芦户”
“好呀!等三奈来了和她说一下吧!”
“嗯嗯,真希望我们能一起考入那个学校呢!”
“我会加油的!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哈哈哈”
闲聊中,时间很快度过,打铃上课下课再打铃,看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我感觉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如此的幸福。
我的全名叫吉川力纪,个性是力量掌控,因为不怎么用,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程度。因为小的时候被英雄救过,所以变得想要成为英雄起来,但报名雄英更大的原因是我的青梅竹马们都报名了那个学校。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有些奇怪的,六岁之后的记忆都有些断断续续的,逐渐变成现在的每天只有十二小时的自己。但我依旧觉得自己很幸福,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守护好我的两个青梅竹马,即便他们之中的一个如此强大……
但与我想要守护的心情无关,因为他们那时……
那时怎么了?我怎么记不起来?明明感情如此深刻,可就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已经过去八年了,但八年我依旧没有任何记忆。
每天只有十二小时的自己,宛若分裂成两个人。
【二分之一力纪的日常生活7:00-19:00】
16:00
因为没有参加社团活动,所以和他们道过别后往家走。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有的时候爸爸妈妈会在,但一年也看不到几回。因为存款都是我假期打工攒下的,也不多所以要节俭点。
回到家——
拉开门,家里冷冷清清,“我回来了”
无人回应……
好孤单啊!我……
说真的,有时真的会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自厌】
有的时候都在想,我这样的人为什么还在活着呢?爸爸妈妈总是不回来其实是讨厌我了吧!
【抑郁】
这样的我真的可以成为给人们带来希望的英雄吗?真是贪心呢……
【自卑】
但还是羡慕他们,那样一直向前的他们,打心底里想要守护他们的梦想,很不自量力对吧……
【憧憬】
真的不想再让任何人,任何……
带走我重要的东西(人)了,好痛苦,为什么这样痛苦呢?
【执念】
………………
好累啊!意识渐渐模糊……
时间到了吗?
————————————————————————————
19:00
【她又没吃饭吗?】
【真是没办法……】
【什么时候你才能意识到我们呢?】
【那时我大概就会消失了吧!】
【不,也不是消失】
【毕竟……】
【我也是‘我’啊】
————————————————————————————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是入学考试了,和切岛、三奈一起来到学校,走入会场,人好多。因为人太多并没有看到认识的人,又或许是我运气不好。
但在麦克先生讲解入学考试规则什么的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
看起来过的还好嘛,他们还是那个样子。你们没有变真是太好了……
紧接着分配了考试场地,幸运的我并没有和哪个认识的人在一个考场,稍微努力一点吧……
【不想离你们太远】
入学考试的对手机器人,因为我是力量控制,倒也叮叮咣咣的弄到了不少分。
【调控方向】【放大】
最基础的应用,更也许,我自己都不了解我的个性。每天得过且过的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呢?刚打倒了一个2分机器人的我突然有点出神。
“喂!你别愣着啊!快走!”
“啊?”
“快点躲开啊!零分机器人出来了!”
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啊,我在老师啊,哪有精神想这些有的没的……对提醒我的黄发同学笑了笑,往出口方向跑去。
零分机器人真的好大,比楼房都大,真不愧是雄英,不论是场地还是敌人都那么大气。
但这样的敌人也不是消灭不了,笨重,活动缓慢,弱点在……“头部”,只要能一击必杀,就可以了。但我是做不到的吧……对,老师也说过,零分机器人要躲开……
所以……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力纪……
没过多久,考试就结束了,出来后,看到了等着我的三奈。
纪:“切岛呢?”
奈:“去买水了,你看,他回来了!”
切:“喏,你喜欢的那个。”
纪:“谢谢,切岛。”
切:“没事没事”
奈:“话说你们考的怎么样啊?虽然有很努力但还是好担心呢!”
纪:“我也……但,尽力了就好嘛,以防万一我还报了普通科……唉……”
切:“吉川你就是太不自信了,你其实很有秀的不是吗?”
奈:“好啦好啦,力纪你好要这么想啦!你一定会考上的!但现在,我们都考完试了,考完试就不要想那么多啦!”
切:“就是就是,话说难得的机会要去玩吗?吉川你放心吧!下午六点前肯定会到家的!”
纪:“那……好吧!”
三奈拉起我的手跑起来,“走啦走啦!”
“喂!等等我啦!”
————————————————————————————下午6:30
“啊!终于到家了!好累,今天真的是玩了好多好多,好开心!”
“真希望我可以考上雄英呢!”
“还有半个小时。”
“夕阳,真是漂亮呢……”

【大可的国庆节活动】this game

一个预告,正文还要等等。
感觉会写的长一些_(:з」∠)_
歌词真的有点不太会融入啊,所以也有些断章取义。
轻微的悬疑向
因为不会起名所以直接用了歌名_(:з」∠)_
写的不好,请多多见谅。
以下是文案:(意义不明)
——————————————————————————
‘我’的诞生即刻便是地狱……
在通往荣光的阶梯上,刻下我存在的印记……
我的奢望……
比起潜藏在心里的黑暗……
重写生命……
只要我的意志还在,我就不会败北……
途游外表的个性,与安心作交换……
这回应告诉我,哪怕失去一些也要赢下去……
就算我这样的人,也……想要做些什么……
——————————————————————————